静雅阁 - 玄幻奇幻 - 神墓在线阅读 - 第342章 成婚

第342章 成婚

        十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辰南对此一无所知,但是当看到第五界的强者出现,说着流利的人间语,他知道天地已经有变故发生!第五界的强者,已经融入人间与天界很长时间了。

        对于两名第五界的强者,为何会惊吓而死在屋中,辰南对此根本不知晓。

        那名神皇级高手,虽然退了出去,但是并没有走远。面对如此大敌,龙舞还未达至神王级的修为,肯定远不是对手。

        如果是辰南自己在此,他会选择从容战死,这是他最好的归宿。但是,龙舞这样一个重情的红颜知己跟在身边,他绝不可能让她受到丝毫伤害,他想破例召唤天鬼来灭敌。

        不过,并未容辰南召唤天鬼,第五界的神皇强者已经遇到了敌手。

        一个全身都隐在黑雾中,透发着无尽杀意的强者,手持一把巨大的死神镰刀,静静的站在千米之外,冷冷的盯着来自第五界的神皇。

        “死神潜龙!”身高一丈五的第五界强者,双目中迸发出两道仇恨的光芒,寒声道:“你们兄妹未免太过份了,竟然敢猎杀我族神王强者,你们这是对我第五界豪雄的**裸挑衅,如此惹出的后果一概由你们负责!”

        “你们不过第五界的一族而已,能够代表的了整个第五界吗?即便你代表的了又如何,我潜龙杀第五界之人不需要理由!”

        身处在死亡冥雾中的青年强者,正是辰南十年未见的潜龙,不得不说魔主功参造化,他临去第三界前打入潜龙体内一道魔种,让他在十年间从神王之境晋升入到了神皇领域!

        潜龙的xìng格与以前已经大不相同,过去他如邻家般的大男孩一般阳光灿烂,现在他就是行走暗黑间的死亡收割者,整个人充满了惨烈的绝杀之气!

        “嘿嘿……说到底你们这边的人还是不服气啊!很好,就让我莫汉森看看你这个新晋神皇到底有何本领吧!”

        莫汉森狰狞的笑着,一丈五的躯体爆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浑身的骨节在剧烈抖动,整个人仿佛又高了一头,身上的肌肉也更加鼓胀,如同一座小山一般,他的手中出现一把绿光闪烁的阔刀,遥指潜龙。

        微风拂动,浓重的死亡冥雾被吹散了一些,露出了潜龙那英气逼人的面容,挺拔的身躯充满了杀意,手中的死神镰刀雪亮的的刺人心魄。

        “杀!”莫汉森一声和喊,朝着潜龙飞去。

        潜龙身躯巍然不动,但手中死神镰刀在刹那间暴涨百倍,巨大的镰刀长达数百米,周围有无数怨魂在挣扎哀嚎,快速向着莫汉森收割而去,撕裂出一道道暗黑的空间大裂缝。

        十年的时间,早已让天界与人间的众多高手,彻底了解了第五界强者的法门,知道与他们大战万万不可用能量光束攻击,唯有实质的碰撞才能最有效的杀伤对方。

        莫汉森手中猛力挥动着绿光森森的凶刀,铿锵一声劈在巨大的死神镰刀之上,顿时火星迸shè!

        很快两位神皇级高手大战在了一起,他们全都被飞上了高空,高天之上两道人影化成了两道光束,在飞快的移形换位,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激烈对抗。

        辰南与龙舞站在茅屋前仰头观望,如今辰南修为尽毁,天阶肉身也早已衰败,浑浊的双目再也看不清这等层次高手的激战身影,他只能听到凶刀撞击的可怕声响。

        正是因为这种声音,让他能够如亲眼所见一般,感知到两人大战的迅疾动作。神皇级大战,让辰南那久久干涸的战意,在慢慢复苏,恍若间他仿佛回到了当年热血拼杀的战场。

        潜龙与莫汉森两人皆在用绝杀,恨不得立刻灭杀对方于刀下,比之正常的大战惨烈了很多。大战持续了半个时辰后血光崩现,潜龙发出一声大叫,一条手臂划出一道血线,翻飞向远方。

        “哥哥……”龙舞惊叫,眼泪滚落而下,就要飞天而起。

        “不要去!”辰南出语相拦。

        与此同时的短短一瞬间,高天之上血光崩现,莫汉森那只持着凶刀的右臂,被潜龙右手中的死神镰刀割下。

        莫汉森惊怒交加,发出震天吼啸,敌手很残酷与可怕,竟然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不过,显然对方冷酷的心xìng中早有算计,用左臂换他持兵的右臂,明显占据了主动与上风。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刹那,莫汉森身为神皇级强者,当然能够复原那失去的臂膀,但是潜龙不可能给他时间!

        这等亡命般的决战,争的就是一刹那间的先手,潜龙怎么会给他机会呢!

        任左臂血水横流,右手中死神镰刀横劈竖斩,划出一道道死亡的轨迹,惨碧幽森的镰刀刃无情而残酷的划开莫汉森的胸腹,使他伤上加伤。

        高天之上,两大高手皆在浴血厮杀,鲜血不断洒落而下。

        到了现在,莫汉森已经彻底处于下风,尽管咆哮连连,但是终究难挡潜龙锋芒!

        他拼着再遭重创,用那条完好的左臂生生扭断了死神镰刀,但是显然潜龙的连环杀早有预谋,专门噬杀神皇高手的死亡匕首,在下一刻插进了莫汉森的胸膛中。

        伤势尽管严重,不过对于神皇来说,决不可能毙命。但是,莫汉森连连遭受重创,败局已经不可逆转!

        随后,潜龙的双腿被轰断,带着大片的血水翻飞了出去,而他也成功踢烂了莫汉森的神皇之体。最后,潜龙以被轰碎半边身子为代价,彻底灭杀了莫汉森的神皇魂魄,他完好的右手中牢牢的抓住一颗碧绿sè的神皇丹!

        “男人要对自己狠一些!”辰南用听觉,“观看”完这场战斗,不禁如此感叹。

        如果正常进行大战,鹿死谁手很难说。潜龙如今真的化身了成了一个死神!

        飘散在高天之上的残碎血肉,快速重组在潜龙的身上,不过他的脸sè有些苍白,尽管肉身恢复了,但终究伤了元气,毕竟敌手是一个不下于他的神皇啊。

        龙舞快速冲了上去,心疼的落泪道:“哥哥你每次都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真的很担心……”

        死神般的潜龙,那似万年未融化的冰冷脸sè,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放心吧,我知道深浅。我不会先你死去,没人照顾你我不放心。”

        化开当年的心结,兄妹二人的感情更深了,不过已经由朦胧的淡淡爱恋,转化成了浓浓的亲情。

        潜龙随龙舞降落在茅屋前,他双眸似电冷冷的凝视着辰南,随后手持修复的死神镰刀,围绕着辰南不断走动,露出如临大敌般的凝重神sè。

        辰南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龙舞则叫道:“哥哥你这是在干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要对他充满敌意。”

        “为什么会这样?!衰败不堪的躯体……体内空空如也,灵魂近乎废残,生命即将走到终点。”潜龙似乎充满了疑惑,凝视着辰南,对龙舞道:“方才我明明感觉到了一个无比邪恶而又强大的魂魄在他体内不断的咆哮,这是……怎么回事?!”

        龙舞不解的望着潜龙,道:“哥哥你在说什么呀,他……他的身体很差,生命……生命已经……”说到这里龙舞黯然神伤。

        这个时候,辰南转过身躯,目视潜龙,沉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在我的体内感觉到了一个邪恶而强大的灵魂?”

        “不错,一个可怕的魂魄,邪恶而又强大无比!”

        “杀死我!”辰南的话语坚决无比。

        让龙舞无比震惊,同时也让潜龙愕然。

        “辰……你在说什么!”龙舞走到辰南近前,拉住他一条手臂,道:“你在胡乱想什么,不要多想!”她的脸sè黯然,非常的担忧。

        “生固欣然,死亦无憾。我所经历的事情,也算得上一个完整的人生了,欢乐过,也痛苦过,见多了悲欢离合,体验了人世百态。就这样死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看到龙舞泪流满面,辰南劝慰道:“龙舞你听我说,我不并是怯懦的放弃。是因为不得不如此。我早就应该猜想到,只是未料到如此之快。你哥哥潜龙的感应绝对没有错,我体内一定隐伏着一个邪恶而强大的魂魄,当我慢慢衰老死去,他便将重生复活,这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一定要将他杀死在成长中!”

        “你是……辰南!”潜龙显得很激动,丢开了死神镰刀,冲上前来紧紧的拉住辰南的手臂,道:“你……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早该想到是你,不然小舞何至于如此神伤。”

        辰南知道无法隐瞒,很平静的道:“潜龙谢谢你如此关心,我现在废残了……”

        处理完屋内的两具尸体,潜龙认真的听着辰南讲述十年经历,他感慨万千,道:“十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一直在想你何时出现,有朝一rì与你共同杀进第五界。只是,世事难料……”

        龙舞脸上挂着泪痕,黯然的望着辰南,哽咽道:“你所说的《太上忘情录》可是真的?难道你真的要被取代?”

        “是真的。”辰南虽然不愿看到龙舞伤心,但是却也不得不说出实情。不然以后如果出现一个恶魔般的辰南,恨他所恨,恨他所爱,毁灭一切与他有关的人事物,那种悲惨可怕的后果,即便他死去,也难以心安。

        “我不相信,一定有办法可以解决!”龙舞伤心yù绝,拉住辰南的一条手臂,忍不住哭泣出声。

        曾经阳光灿烂的龙舞,十年后与辰南相逢以来,哭泣的次数,比之以往总和还要多,让辰南黯然惭愧无比。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我这一生,不算平凡。这样死去,死而无憾。尤其,在生命的尽头遇到你……”辰南明白龙舞的心意,但是生命无多,他始终无法、也不能回应,不然他死后会让龙舞更加伤心。不过,此刻看到龙舞如此神伤,他终究还是露出了一丝心语。

        即便龙舞平rì聪慧无比,但是此刻她却显得如此无助,如玉的容颜满是泪痕,不断喃喃着:“有办法,一定有办法……”

        潜龙忽然大笑了起来,道:“小舞你哭泣做甚,辰南他不会有事!”

        “什么?!哥哥你在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龙舞激动的站了起来。

        辰南也诧异的看着潜龙。

        平rì潜龙脸sè冰冷,此刻难得的露出暖sè,道:“你们不要忘记我师傅是谁,是千古魔主!他曾经对《太上忘情录》极其推崇,如果是一部杀死自己的功法,我师魔主绝不会大加称赞。辰南你放心的活下去吧,有朝一rì定然会峰回转!你所说的前车之鉴,我认为那是一个不明朗的过程!”

        潜龙看着辰南与龙舞,他非常强势的道:“另外,我今rì要为你们作主,今rì要让你们成亲!”语气非常坚决与强硬。

        “潜龙你……”辰南想要说些什么。

        龙舞显然也没有料到自己的哥哥会如此直接而又强势的说出这些话,不禁叫道:“哥哥你……”

        潜龙打断了他们,非常严肃的看着辰南,道:“辰南我问你,小舞对你如何?十年默默守候,无怨无悔,重逢那rì,你可曾感动过?!一个女子,无怨无悔,等了你十年,你是不是一直要沉默下去?!”

        “我……”想到龙舞,辰南心中有的只是感动,他什么也说不出了。

        潜龙再次面对龙舞,道:“小舞你的心意,辰南已经明白。但现在他身体衰败,你可否嫌弃他了?”

        “没有……”龙舞哭泣道。

        “那好,我为你们作主,就在今rì成亲。辰南你不要说什么生命将不久矣。你以为这样做,是为了小舞好?这样会更加让小舞难过。我不想你们之间留下什么遗憾!若有真情,不在朝朝暮暮,一天可当作一生!”

        潜龙无疑非常的强势,他知道如果他不介入,两人不可能真的走到一起,他雷厉风行,不容两人多说,就为他们做了这样的决定。

        事实上,潜龙说出了那番话语,辰南与龙舞已经默认。

        两个人的婚礼很简单,三间茅屋内,一位人既是兄长,又是证婚人,简单的山野粗茶淡饭,如此而已,平平淡淡。

        简单的婚礼过后,潜龙哈哈大笑道:“我不能让我的妹妹那如仙子般的容颜,整rì面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这颗神皇丹与两颗神王丹你们收好,可以为辰南延长三五年生命。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辰南扫除暮气沉沉之态。”

        “哥哥你不要……”龙舞知道潜龙要去杀神皇,杀神王。

        “放心,哥哥不会去冒险。另外几个好战狂人,手中应该有不少战利品,我去要来!”

        在临去前,潜龙单独与辰南话别,道:“辰南希望有朝一rì,能够与你共同作战。《太上忘情录》,我师傅他……”

        “你师傅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如今我与龙舞成婚,你知道我不会再轻易杀死自己,对吧?”辰南定定的望着潜龙,心中唯有感动与感激。

        “但我师傅说过另外一些话。《太上忘情录》很邪异,若想修炼非要看遍人世浮沉,体验尽人生百态不可!”

        “这恐怕又是你自己说的吧。”

        “不是!”潜龙非常认真的道:“这是我师傅的话,当然这只是他的推断而已!”

        “人世浮沉,人生百态……”

        “辰南,我会想办法为你延续生命,但你自己要相信自己。再来十年又如何?!我希望你这断剑,能够在滚滚红尘中,重新接续,且磨砺出万丈光芒。有朝一rì,你我一同打进第五界,凭什么总是让他们打过来!”

        “潜龙谢谢你。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在万丈红尘中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