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雅阁 - 玄幻奇幻 - 神墓在线阅读 - 第247章 天崩地裂

第247章 天崩地裂

        一声凄厉的长嚎响彻西方天际,来自第十二层地狱的西土图腾,瞬息万里,破碎虚空,眨眼间来到了澹台圣地的上空,那惨烈的啸音仿佛能够穿金碎铁一般,让人耳鼓yù碎。

        他浑身上下透发着万丈血光,昂然立于虚空中,睥睨八方,长啸不断。

        西土图腾瑞德拉奥披头散发,血红sè的长发无比妖异,赤露的上半身布满了魔纹,下半身不是双腿,而是一条巨蛇的尾巴,长足有两三丈。

        为奇特的是他那布满魔纹的额头正zhōng  yāng,居然多生出一只竖眼,不过那是仅仅闭合着的,那是号称能够毁灭世间万物的图腾圣眼!

        西土图腾瑞德拉奥,号称西土大陆传说中最为古老神祗之一,是蒙昧时代人类最大部落的图腾神明!乃是是西土神话传说中法力通天,无法踹度深浅的强大神祗,是早于现今天界神灵的存在。

        现场所有玄界高手几乎没有人认识他,唯有能够感应到那强烈到极点的恐怖波动,几乎所有人都都不敢正视他!

        远空,老暴君坤德动容,长叹道:“不可议啊,从远走来的活生生的图腾神祗!我曾经关注第十二层地狱多年了,几次探究都未果,没有想到里面竟然真的沉睡着这个人物!”

        远处,那堪与雪峰齐高的黑sè巨猿,双眼爆shè出两道奇光,冷言自语道:“传言竟然是真的,他还没有死去,这下西土将不宁了,天上地下都将难安了!”

        “哈哈……”被困在绝杀大阵中的邪祖披头散发,仰天大笑道:“没有想到我出困之rì,竟然引来这么多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大人物,实在让辰某人感觉脸上增光啊!”

        邪祖笑声未断,遥远的西方天界,魔云浩荡,天地元气澎湃,仿佛银河落九天一般,一股浩瀚到无法想象的可怕魔气波动,滚滚激荡而来。

        在重重魔气包裹中,一个指骨自西方天际快速冲来,给人一股异常邪异的感觉。猛一看它是如此的普通,不过是普通人一小截断指而已,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代,上面慢是裂纹,甚至已经有了溶洞,近乎风化碎裂了。

        但是,这样一小截指骨,它远在高空之上,但却清晰的映入每一人的眼帘,让所有人都不能够忽视他的存在,似乎它才是这个天地间最为光彩夺目的存在。

        没有人敢将它等闲视之,这绝对是一个可怕的邪物!随着指骨的临近,一股让人颤栗的威压笼罩在澹台圣地上空!

        几位不速之突然而至,让整片澹台圣地忽然静了下来,在这一刻所有人都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

        所有玄界高手,没有任何言语,皆快速退向了远空,这些人物年岁最小的也活了千八百年,其中数千岁的人不在少数,最是懂得趋吉避凶。所有人都已经感觉到,眼前的这些人物,恐怕都是他们需要仰望的至强存在!即便不能猜测到具体来历,但绝对都应是传说中的古老神祗级人物!

        “哈哈……”守墓老人站在虚空中,最先打破沉默,他大笑着,佝偻的身躯颤颤微微,让人怀疑会不会在笑声中折断身体。

        “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一万多年了,真是想不到啊,还能再次重见昔年的神女!我曾经多少次魂牵梦绕,神魂下九幽、上青冥,都没能发觉到你半点影迹,以为你早已湮灭在那远古一战中。唉,窈窕神女,君子好逑,见到你后,我觉得这方天地又充满了光彩,我不想死了。”

        守墓老人这番话,听的不远处的辰南,差点栽落下云头。

        龙宝宝小声嘟囔道:“神说,真是老没羞!”

        紫金神龙则摇头长叹道:“我辈人物古来有之啊!”

        神女白衣胜雪,站在晶莹剔透的玉如意之上,静静凝立于虚空,她淡淡的笑了笑,道:“你这糟老头子还真是高深莫测,似乎没有受到任何损伤,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你少拿我来打趣,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守墓老人大笑:“哈哈……今rì出来走动,恰逢遇到这里血光冲天。受他启发,我特意透发出战意,邀请故人前来聚聚。那边绷着脸,浑身煞气的大长虫,谁欠你什么了吗?我倒是记得你当年还欠我一顿蛇羹呢,谁知你凭空消失了这么多年。”

        西土图腾瑞德拉奥煞气冲天,额头正zhōng  yāng那道图腾圣眼连连颤动,最后刷的一声睁开了,号称能够毁灭世间万物的一道金sè圣光在刹那爆发而出,直指守墓老人!

        “大长虫你这是干嘛,有气也不能对我撒啊,我又没陷害过你,想必你吃了大亏,估计应该是你们西土巨无耻的老古董。”

        守墓老人似乎对那道圣光很是顾忌,在说这些话的过程中空中幻化出几道残影,快速躲避了数道圣光。

        “啊”

        ……远处,关注这里的玄界修者中发出几声惨叫,那炽烈的图腾圣光所过之处,十几名修者瞬间灰飞烟灭,连残破尸骸都未曾留下,唯有尸尘飘洒而下。

        同时,远处一座雪山,在被图腾圣光照shè到后,在刹那间崩塌,可以想象那圣光有多么的霸道!

        不过,显然西土图腾并不想真正动手,几道神光扫shè出去后,他闭上了号称能够毁灭世间万物的图腾圣眼。

        他冷冷的道:“死老鬼,我今rì来东土,乃是感应到了你们的气息,我一是来想想见见故人,二是想问问你们,当年到底是谁对我做了手脚,害我沉睡不醒!”

        “呵呵……”神女忍不住笑了起来,当真如chūn花绽放一般灿烂,道:“真是一条贪睡的大蛇,被人动了手脚,过了这么久才出来找人报仇,啊哈哈……”

        见西土图腾恼羞成怒,守墓老人打圆场道:“大长虫你真是睡糊涂了,你看看自西土来的那三位,他们与你同处西土,想必……”

        说到这里,守墓老人不再说话了,只是盯着虚空中分三方而立的器物。

        拜将台方圆百丈大小,神圣气息与恐怖魔气交相辉映,给人一股无比磅礴的压迫感。

        镇魔石高达十丈,透发着yīn森可怕的气息,尤其是那上面沾染的点点血迹,让他显得邪异无比!

        指骨最为神秘,虽然不过短短的一小截,但是却让任何人都不得不格外关注,仿佛它才是这天地中的主角!

        西土图腾朝着三件玄秘的器物望去,声音很寒冷,道:“那指骨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指骨,那是一个人的jīng魂!本来我想将那片地狱全部收归进我的内天地,但是它却在十八层地狱屡屡害我好事!我真不知道它是何来历!至于那拜将台与镇魔石,我虽然听闻地狱外的人说起过,但是却不知道是哪两个死鬼的东西。”

        守墓老人大笑:“哈哈……你都说了,他们是死鬼的东西,而他们又在你们西土,你还想找谁报仇?”

        “你是说害我的人已经死了?”

        “应该是吧。”

        西土图腾寒声道:“哼,恐怕没有死透,三件器物凝聚了他们的残魂,今rì我打碎他们!”

        守墓老人微微笑道:“我来帮你。”接着他又对神女笑道:“你也来助他一臂之力吧,对于拜将台与镇魔石,我想你与我一般,心中多少有数,唯有那截指骨让人无从揣测,今rì我们打出他的jīng魂,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呵呵……今rì着实有趣,那就痛快的大战一番吧!”

        神女似乎感觉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镇魔石与拜将台巍然不动,各自停驻一方,但是那截指骨却已经涌动起滔天魔气,冷森森的神识波动清晰的激荡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由魔而死,由魔而生!”

        指骨轻轻一搅动,一片虚空瞬间崩碎了,快速向着守墓老人吞噬而去。

        “好厉害啊!”守墓老人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快速离开了那片破碎的天地,他出现在另一片虚空,大喝道:“湮灭!”

        这惊雷一般的声音炸响在高空,指骨周围的虚空,仿佛汪洋中出现的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一个巨大的黑洞旋转着将指骨古吞没了进去!

        “魔身永生!”黑洞中发出铿锵有力的四字,这神识波动真如口舌发出的清晰话语一般,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轰”

        巨大的黑洞崩碎了,指骨依然是那样的普通,但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莫大的威压笼罩着这方天地!

        在此过程中,高天之上,天罚之雷不断劈落而下,但是让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所有天罚雷光在接近这片天空的刹那,皆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天地法则无效!

        守墓老人与指骨间,方才虽然是仅仅简单的两记拼杀,但那已经近乎是自创天地法则!

        无视大天地法则!

        远空无数修炼者鸦雀无声,所有人皆目不转睛的关注着澹台圣地。

        老暴君坤德、病麒麟、巨猿等人面无表情,不过他们似乎比其他人更加关注那片战场。

        “厉害!”守墓老人对着西土图腾与神女道:“你们先盯住它,我今rì除了将把你们这些人都引来碰碰面外,还要收拾一下下方的小崽子!”

        邪祖知道守墓老人在说他,他冷笑道:“任你这老变态修为逆天,也杀不死我!不然,万年前我就不会被封印在此了,而是被人杀了!”

        远空中,辰南心中一动,裂空剑、大龙刀、后羿神树、石敢当全部冲天而起,化作四道神光冲出了那片血sè炼狱,快速飞回了他的内天地。

        “啊……”

        四件传说中的瑰宝冲出绝杀大阵,邪祖立刻发出一声震荡天地的巨大咆哮,如钢铁浇铸般的高大魔躯爆发出阵阵可怕的光芒,手中困天索生猛的舞动了起来。

        “嗷吼……”

        冲天的煞气,直上云霄,血光蔽rì,澹台圣地血芒芒一片,原本四季如chūn的古圣地,瞬间一片死寂,所有有生命的植物动物,瞬间被抽离了生命之能,衰败而死。

        好在,无论澹台圣地的人,还是那些玄界高手,都早已撤离了这里。

        “嗷吼……”

        邪祖仰天咆哮,仿佛要掀翻这片天地一般,远处雪山崩塌数座,近处大地彻底崩碎,更有无数条巨大的裂缝一直蔓延出去十几里。

        巨大的咆哮声,声传百里,惊的四方云动,澹台圣地上空的几片云彩直接被冲散了,面对如此强势的邪祖,高空中神女、西土图腾、守墓老人也不得不暂时避退,躲避过那直冲霄汉的血芒。

        神女面露惊讶之sè,道:“好强,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守墓老人道:“这个小崽子心黑手辣,当年太古六道最为强大的六个高手在火并之际,被他渔翁得利。他将那六个重伤的身不能动的强者,全部活生生吞噬到了自己的体内,彻底将他们炼化。他的境界虽然还比不上你我,但是躯体比之不灭体还要强悍上很多!已经少有敌手。”

        “轰”

        血sè炼狱彻底崩碎,邪祖冲天而起,他脱困而出。

        邪祖挑衅的看着守墓老人,口中冷冷的喝道:“千重劫,百世难,亘古匆匆,弹指间。不死躯,不灭魂,震古烁今,无人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镇魔石,其上点点猩红的血迹,突然爆发出冲天的邪异血光,宛若来自九幽地狱般的声音自血光中透发而出,神识波动接着邪祖的话语,回响在空中:“待到yīn阳逆乱时,以我魔血染青天!”

        邪祖愕然道:“是太古六大邪道中哪位祖师?”

        守墓老人感觉一阵头大,用力捶了下自己头,道:“搞错了,他#¥%@#%……”他忍不住脏话都骂出来了,气道:“该死的,镇魔石中的死鬼,是太古最强大的邪人,是太古六邪之一!”

        守墓老人似乎有些气急败坏,对着神女与西土图腾喊道:“将他轰成渣啊,不要对付指骨了!”

        他们似乎曾经就是盟友,现在闻听此话,神女与西土图腾皆向着镇魔石冲去,神女脚踏玉如意轻喝道:“高天厚土,皆尊我令,yīn阳两极!灭!”

        高天近乎崩碎了,一片青碧的光芒压落了下来,大地如cháo水般涌动而起,土黄sè光芒逆空而上,天地两极之气同时向镇魔石绞杀而去!

        这绝对是恐怖的绝杀,神女出口灭杀之言,等若天地法则!

        镇魔石被两道至强至大的光芒包裹住,在里面不断冲击,最后竟然崩碎了那片虚空,发出阵阵吼啸之音冲了出来。

        西土图腾大喝道:“世间万物,过眼成空,毁灭!”

        图腾之眼猛然睁开,一道炽烈的圣光瞬间照亮了大地,更是直接轰向了镇魔石!

        “躯不死,魂不灭,独孤九转!”

        镇魔石传出阵阵剧烈的神识波动,沾染在上面的点点血迹,不知道为何突然如瀑布般爆发而出,九个巨大的血洞快速旋转着,从里面不断涌动出猩红的鲜血,漫天都是血水,高天都被染红了,号称能够毁灭世间万物的图腾圣光,在遇到无尽的血光后,慢慢消失在血sè中。

        “啊……”镇魔石中发出一声咆哮,大吼道:“血染青天!”

        汪洋般的血水滚滚翻涌着,如海啸一般扑向神女与西土图腾。

        而另一边,守墓老人早已和邪祖战在了一起。

        “小崽子我欠你祖上人情,不过你却曾经杀过我的后代,你如果永世被封印不出也就罢了,但是今rì你出来了……”

        守墓老人撕裂开一片虚空,直接将邪祖轰了进去,不过超越不灭之体的魔躯,却难以被无情的天地法则轰杀,他又崩碎虚空杀了回来。

        “老不死的变态,你是无论如何也杀不死我的!”

        “轰”

        一道巨大的手掌,宛如一座巨山般大小,自守墓老人处打出,狠狠的将邪祖轰进了地下,方圆千百丈碎裂的大地彻底沉陷,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五指巨洞!

        另一边,久久未动的拜将台与那截指骨不知道为何,突然撼天动地,打碎片片虚空,猛烈的大战在一起。

        随后,战场扩大,混战蔓延开来,这些人剧烈的混战在一起。

        高天破碎,巨山崩坍,大地沉陷……一场旷世大战激烈爆发开来!

        辰南凝视那片天地,冷冷的自语道:“打吧,最好打个天崩地裂水倒流!”

        ~~~~~~~~~~~~~~~~~~~~~~~~~~~昨天有读者说邪祖等人的话语,是万年前的语种,别人听不懂,认为这是bug。

        嗯,看的很认真,还记得这条设定。不过,那些人虽然听到了邪祖的话,但是并没有就他的话语表态啊,没有描写他们能听懂啊,怎么能说是bug呢。

        当然,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他们完全能够听懂。因为他们不是只有几十年生命的凡人,他们是玄界高手,同天界仙神一般,活了数千年的有的是,对于他们来说,古老的语言是能够听懂的,毕竟他们的师门“强者”,都是老古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