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雅阁 - 玄幻奇幻 - 神墓在线阅读 - 第240章 守墓老人

第240章 守墓老人

        辰南用手摸着那冰冷的地面,神情有些恍惚,这是多么不可议的事情啊!一个人死去万年之久,竟然从这片墓群中复活,从这方泥土之下爬出!

        悠悠万载,恍若一梦,沧海桑田,人世浮沉,一梦醒来千古成空!

        昨rì种种,却一一浮现在眼前,辰南声音有些嘶哑,对小晨曦道:“知道吗?哥哥曾经在这里沉睡了万载,这个世上最不可议的事情发生在了哥哥的身上。”

        辰南从没有将小晨曦当小孩子看,因为她虽然经历的事情不多,但心中远较一般孩童成熟,是一个异常聪慧的小天使。

        小晨曦似懂非懂的问道:“啊,这怎么可能,哥哥怎么会在这里沉睡了万载呢?”

        辰南坐在这方曾经深埋过他的土地上,开始对着小晨曦讲述万年前的种种,将心中所有的秘密都一一说了出来。

        许久许久之后,看到晨曦的小脸上满是震惊之sè,他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道:“晨曦不是一般的孩子,所以哥哥忍不住将这些都告诉了你,现在你知道这个地方对于哥哥的意义了吧。”

        “我知道了……”

        抬眼望去,陵园内成片成片的高大神魔墓碑,显得格外庄严神圣,没有丝毫恐怖的韵味。那一道道淡淡的神灵虚影,在陵园内不断闪现,远古神魔那不灭的强大神念,历经万载依然如此执着,不过那也仅仅是残存的怨念罢了,早已没有什么完整的jīng神感。

        远处,高大的雪枫树葱郁翠绿,随风轻轻摇动,洒落下漫天的洁白花瓣,让这闻名大陆的神魔陵园显得更加凄美神圣。

        辰南蓦然转头,忽然发现陵园的外围,那里站立着一个异常苍老的老人,雪白的须发,褶皱的皮肤,摇摇yù倒的枯瘦身体,似乎一阵风吹来,他都会被卷飞。

        不过,就在刹那间,辰南心中升腾起一股奇异的感应,那老人看似无比衰弱,但是他却产生了一股异常荒谬绝伦的错觉。

        古朴沧桑的气息,铺天盖地一般席卷整片空间,在辰南眼中那老人仿佛石化了,老人仿佛是一尊亘古就存在在这里的石像。又像一座自古就矗立在这里的古老巨碑!上顶天下抵地,巍然不可撼动!

        辰南用力甩了甩头,可怕的幻觉全部消失了,那里依然只有一个颤颤微微的老人,方才的远古巨碑石像早已烟消云散,这里依然是那笼罩着淡淡神圣气息的神魔陵园。

        辰南站起身来,拉着小晨曦的手,向着雪枫树前的老人走去。小晨曦好奇的打量着老人,一双黑宝石般的大眼,满是惊异之sè。

        “见过前辈。”辰南对着老人深深施了一礼。

        小晨曦也有很有礼貌的施礼道:“老爷爷好!”

        “呵呵,好……”老人慈祥的笑着,声音很苍老,他看着辰南,道:“年轻人我们又见面了,你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人总是会变的,多谢老人家当初的衣食住之恩。”

        “这样的小事何足挂齿啊。”老人善意的笑着,不过满脸的皱纹根根跳动,样子看起来有些怪异。他冲着小晨曦招了招手,道:“好可爱的孩子,今年几岁了。”

        “五岁了。”小晨曦一点也不害怕,快乐的答道。

        “真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仙子啊。”说话间,老人慢慢向前移动了两步,用一只如树皮般褶皱的右手,摸了摸小晨曦的头,道:“孩子,我真诚的祝福你,愿你永世不被邪魔侵扰,这样可爱的小仙子,应该永远快快乐乐,所有邪恶的气息遇你都将避退。”

        小晨曦快乐的而娇憨的谢道:“谢谢老爷爷的祝福!”

        这个过程中,辰南始终密切的关注着老人的手掌,心中万分紧张,现在的他早已非昔rì刚爬出神墓的茫然少年,此刻他不可能再将这个守墓人看成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虽然在对方身上感觉不到丝毫修炼者的气息,但是本能的直觉告诉他这个老人绝非常人!

        还好,老人仅仅慈爱的抚摸了一下晨曦的头,并没有任何让他心惊胆颤的事情发生。

        可是,在老人收回手的刹那,辰南蓦然感觉到有什么变化发生在了小晨曦身上,他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不过睁开天目,仔细打量小晨曦,却什么也没有发觉到。

        老人似乎没觉察出什么,摇晃着佝偻的身体,向雪枫林中走去,道:“年轻人你不应该来神魔陵园啊!”

        辰南心中惊骇,早已猜测到这个老人不是常人,现在更加肯定了!

        “请前辈指点我!”辰南急忙跟进了雪枫林中。

        老人轻轻咳嗽了一声,一头神异的九sè鹿出现在林内,高大雄健的鹿身布满了奇异的花纹,闪烁着各sè夺目的光彩。

        “好漂亮的鹿儿。”小晨曦欢呼道。

        九sè神鹿慢慢走到晨曦近前,忽然跪了下来,示意小晨曦坐到它的背上去,晨曦欢呼了一声,坐在了九sè神鹿的背上,神鹿腾空而起,载着小晨曦跑进雪枫林深处。

        守墓老人目送着九sè鹿远去,道:“有些事情不能让小孩子见到啊。”

        说罢,他掉转过身躯,面向着神魔陵园,整个人的气质在刹那间发生了改变,原本慈祥的神态渐渐收敛了,他对着辰南,道:“随着你的到来,这神魔陵园都发生了变故。”

        随着他话音落毕,原本祥和神圣的陵园内,突然传出阵阵刺耳的尖啸,原本那一排排一片片,巍然矗立的高大神魔墓碑,在这一刻皆突然剧烈晃动了起来,整片墓地猛烈摇动。

        紧接着尖啸之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凄厉,越来越惨厉,神魔陵园内响起一片如鬼哭狼嚎般的啸声,陵园内的土地开始裂开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一只只残破的神魔手臂自地下伸了出来。

        随后,那生生凄厉的吼啸,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如同海啸一般,撼天动地!

        可怕的神吼、魔啸之音,仿佛要贯通天地,直达三界六道。

        “吼……”

        “吼……”

        ……“轰隆隆……”

        成排的神魔墓碑在倒下,每一座坟墓都在剧烈颤动,关在地狱的恶鬼仿佛要冲出牢笼一般,大地在隆隆作响,在不断的震颤,所有死去的神魔,所有埋在地下的魂魄,似乎即将冲出,整片神魔陵园喧嚣震天!

        生死气息,神魔之气,无穷无尽,浩浩荡荡,快速冲腾而起,扩散到了这片天地的每一个角落。

        神魔墓群中无尽的手爪在舞动,有的血肉模糊,有的白骨森森,宛如层层波浪在动荡,但却没有一具神魔的尸体冲出来,看得出每一具的神魔的尸体都在挣扎,仿佛有一股巨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在禁锢着他们,使他们难以逃离各自的坟墓。

        “这是……怎么了?!”辰南震惊的看着神墓陵园中的乱相。

        “随着你的到来,这片陵园沸腾了。”守墓老人淡淡的道。

        “为什么会这样?!”辰南虽然在西方神魔陵园看到过这种恐怖的景象,但是那是因为拜将台的缘故,而这一次因为什么呢?难道真的如守墓老人所说的那样,是因为他?

        “嗷吼……”

        “嗷吼……”

        两声沉闷的咆哮,两块巨大的神魔墓碑,被一股磅礴的力量撞击的冲天而起,那两座坟墓猛力摇动,砰的一声炸裂了开来。

        一个满头金发,高大威猛的西方男子,仰天怒吼,自坟墓中立身而起,胸部以上的身躯金光灿灿,不过胸腹之下的身躯却是一副骷髅骨。

        另一座坟墓中站立起的是一个东方人,如墨的黑发似乎还保持着活力的光泽,只是一张脸血肉模糊,胸腹间被洞穿了十八个可怖的血洞,浑身上下魔气缭绕,整个人透发着一股冲天的煞气!

        “这……”辰南吃惊无比,在西方之时曾有拜将台和镇魔石,镇住了那些动乱的神魔尸体,现在有什么可以镇住沸腾的神魔陵园呢,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引动的,他现在必需要快速退走吗?

        “金发男子是当年西方的一个战神,不知道是第几代,名为凯撒。黑发男子是东方当年的一个魔头,名为傲苍天。这两人不是这块墓地最强的,但却是最能闹腾的。”守墓老人说的很轻松,似乎正在讲述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一般。

        辰南对于他这种态度,暗暗惊骇不已,这可都是万年前的强者啊,这个老人居然漠然视之,居然用这种口气说话。

        “他们……经常……动乱?”辰南感觉自己的口舌有些发干。

        “也不是,每隔千年左右,或者遇上一些非常触因,就闹腾一次吧。唉,搅闹的这里不得安宁,实在让人烦不胜烦啊!”老人长叹着。

        辰南使劲咽了一口唾沫,问道:“那您是怎样的做的呢,怎么才能让他们安静下来?”

        “埋!”

        老人仅仅一个字,声音铿锵而有力,一点也不像一个老态龙钟之辈。而且这一个“埋”字,仿佛有着莫大的魔力,让人信服真有其事。

        因为,在老人“埋”字一出口,整片陵园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嗷吼……”

        不过刹那平静之后,神魔陵园中再次沸腾,声声巨大的吼啸之音撼动天地,所有的坟墓都已经龟裂,陵园内巨大的裂缝纵横交错。

        “前辈你还不制止吗?”

        这个时候,那个西方战神凯撒与东方魔头傲苍天已经出离了坟墓。

        “埋!”

        老人一声大喝,一脚迈入了神魔陵园中,原本摇动的大地立刻平稳了下来,一道道巨大的裂缝也在刹那间愈合。老人再次迈了一步,所有伸在坟墓外的残破手臂或骨爪,全都被一股无可揣度的力量震回了坟墓中。

        与此同时,凯撒与傲苍天也如醉酒一般,身形剧烈摇晃了几下,而后扑嗵扑嗵两声栽倒在尘埃中,摔进墓穴。

        一阵龙卷风呼啸而过,尘沙漫天,不过却没有让附近的植被沾染上分毫,漫天的沙土全部落在各个墓穴上,凯撒与傲苍天两个神魔的墓碑也从天而落,插回了原位,所有坟墓复归原样。

        辰南看的目瞪口呆!

        守墓老人用力在神墓陵园内跺了一脚,一层朦胧的光辉快速笼罩了所有坟墓,最后消失在墓碑之上。

        “呵呵……”守墓老人淡淡的笑着,道:“这些神魔早已灭亡,不过是剩下的一丝怨念在作乱而已,复活早已无望,也没有几丝神力了,镇压他们远没有你想象的那般不可议,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辰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了。

        很简单?这要看相对于谁来说啊!

        “前辈……你是不是知道,我是从这片陵园复活……走出去的?”辰南惊疑不定,最终下定决心说出了心中的疑问。这个老人实在太高深莫测了,他一定要问清楚,即便再被对方活埋进坟墓,他也在所不辞。

        “是啊,那天我在雪枫林中亲眼看到你在自那座无名小坟中爬出,着实惊异无比啊!不知道这是何人的大手笔。”

        辰南感觉口干舌燥,有些头皮发麻的问道:“当时……你……怎么没从新埋了我?”

        “埋?呵呵……”老人笑了起来,道:“你魂魄重聚,灵识复归,虽然体内死气太多了,但毕竟生气还是稍稍比死气多一些,已经算是一个活人。我只埋死人,我很少杀生。”

        辰南汗颜,感觉方才自己问问题的样子,有些傻乎乎的可爱。

        随后,他又一脸凝重之sè,恭敬的向着老人深深施了一礼,道:“前辈之大神通,简直让人无法想象!我想请教您,这片神魔陵园是您修建的吗?”

        ~~~~~~~~~~~~~~~~~~~~~~~~~~~~~~~~~~~神墓陵园中的守墓老人:“我埋,我埋,我埋埋埋埋……你就是神魔,也不敌我这盖世神功————埋!不过‘埋’字神功太过耗费神力了,看书的朋友用月票来为我补充神力吧。我埋!谢了。”